• 将愚人从他们所敬拜的锁链下解放出来是非常困难@伏尔泰 (启蒙思想家)

回忆:午夜赫尔辛基惊魂记

旅行日志 Way 44次浏览 2747字 1个评论
这篇文章在 2019年07月31日21:07:23 更新了哦~

在布达佩斯度过了愉快的四天时间,第五天下午我坐上了飞往芬兰赫尔辛基的航班,在那里,我会停留一天,然后转机回国。

这一天的时间我肯定不会浪费在机场,所以很早我就在AIRBNB订下布达佩斯住处的同时,也预定了赫尔辛基过夜的公寓。打算第二天在赫尔辛基的市区走走。

依然是失联状态,我只有在离开李斯特机场的时候和房东Mikko联系了,我忘记告知他我到达的时间,他主动问我,然后告诉我该怎么到他的住处,可以做火车也可以做公交车,Mikko说坐公交车会更快些。

抵达文塔机场,我又激动又忐忑,因为我对北欧有种莫名的亲切感,尤其是芬兰,冰岛。或许是诺基亚的缘故罢^_^来芬兰前,我一直以为这是个随处可见高科技的国家,也不知道是从哪篇文章里得出的结论。我想象着赫尔辛基应该有别于布达佩斯,没有那么古典,到处都是摩天大楼云云。

借机场的WiFi告诉Mikko我到了,Mikko很快回复,说我大概可能十一点半就到他家了。在机场外搭乘615号巴士,Pyorailystation站下车后再走5~10分钟就可以了,在信息里还写了公寓的口令。得知我的手机无法用后,Mikko说他可以在十一点半左右会在阳台时不时的看看,随时准备为我开门。

在机场门口的ATM取了些欧元后,本以为会很顺利,结果我开始了我坎坷的午夜赫尔辛基之旅。晚上十点五十分出了机场,满眼的芬兰语,满眼的公交车站牌,我瞬间找不到我要乘坐的615路公交车在哪/(ㄒoㄒ)/~~问了机场出口处的安保大叔,他很热情地为我指我应该去的公交车站。到了车站,我还是找不到有615路公交车经过的标识……站牌上画着我觉得很抽象的地图,我愣是看不见我要去的那个超长芬兰语的站……只好又打扰站牌下包括我在内的唯有的两个人之一—一个长得很像拉拉打雷的大姐,第一次她没听到,第二次她转过头意识到我再叫她,很抱歉的说她在听歌。打雷姐给我确认了这里可以坐615,然后建议我去买张票,对,我还没有买车票,她帮我选好我应该买的票,然后站在旁边,和我聊起了天气。老实讲,刚开始我很紧张,因为毕竟已经是快到深夜了,担心想寻求帮助也没有路人。

上车后,我和打雷姐之间隔了过道,她从包里拿出书看起来,我则使劲的盯着前方的显示屏,上面有每一站的站名,生怕错过了Pyorailystation站。盯着盯着,我就分心了,转头去看窗外,虽然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,但是我觉得白天一定很美。完了,等我回过神,好几站都过去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坐过站了,但是Mikko给我的信息看上去我要到的那站估计还得一段距离。又开始持续走神……突然,打雷姐拍拍我,示意我到站了该下车了。原来打雷姐一直帮我留意着……她帮我按了我旁边的按钮,应该是提示司机有乘客要下车的意思。我非常感谢打雷姐,下车后向她招手再见。

好了,Mikko说我再走5到10分钟就到了,可是,天这么黑,我之前保存的地图我压根分辨不了。公交车开走,整条大街上就剩下我一个人了,此时,已经十一点四十分了,心情稍微有些慌乱。按照自己的分析,胡乱选一个方向继续前进。走了一会看到有车停在路边,貌似是路政工人在施工。我飞奔过去,寻求帮助。路政大哥看了看我的手机里的地图,摇摇头,说自己也不清楚,然后去叫自己的同事一位大叔过来一块看,他们用芬兰语讨论着,研究着,我怀疑是自己当时在机场没有定位到正确的位置……过一会,大叔回到车上去翻东西,我对大哥再三表示感谢,并对他们这么晚还工作表达了敬意。大叔翻到了一张地图,和路政小哥继续搜寻。小哥也拿出自己的手机搜了搜地址,恩,确实是我的地图有问题……小哥给我朝远方指指,说就在不远处,拐个弯就到了。我连声道谢,和他们告别。

走到小哥说的位置,确实有个弯道,我拐进去后,有傻眼了,为什么又是个分叉口……我再次按照自己的毫无道理的分析走了一个自己认为对的方向。确实不知不觉走到一个类似公寓区的地方,可是没有找到Mikko住的公寓名牌。四周静悄悄的,唯有风声和我毫无方向感的脚步声。我真怕有保安看到监控把我当成是小偷了。

什么都没有找到,我又灰溜溜地回到了原点,居然让我碰到一个行人在车站那等车(第二天发现那是有轨电车的车站),是位女士。我走上去,说,不好意思打扰了,请问你知道Kasoorinkatu在哪吗?我找不到我要住的地方了……女士看了看我的手机说,恩对,这就是Kasoorinkatu街区,但是你要找的公寓很抱歉,我不太清楚。我说,那麻烦你可以帮我给我的房东打个电话吗?我担心他已经睡了,因为约好十一点半到,但是现在都已经凌晨了……女士很无奈的说,我很想帮你,可是我的手机没有电了,太抱歉了。我连忙摆摆手,说,已经很感谢了!这个时候,对面的电车到站,下来几位乘客。女士说,或许你可以找他们再想想办法。祝福女士后,我穿过了马路,刚才下车的几位乘客看到我背个大包,问我,需要帮助吗?我赶紧说了自己的窘境,他们很热心的帮我带到公寓区。大家说完再见后,我发现这个公寓区就是我第一次已经到的小区……接下来就要找具体是哪栋楼了,眼看已经凌晨三十分了,我一度都想折回机场,但是担心房东着急,只好继续找下去。

百愁莫展、心灰意懒的时候,有个年轻人拎着一件西装朝我走过来,这么晚还有人,我再次去请求帮助。年轻帅哥很干脆,摘下耳机,说,没问题,刚好我要去我朋友那里,他和你住的地方是同一个方向。我带你去。在路上,和帅哥聊了几句,他问我是在赫尔辛基旅游还是读书,了解到旅行而且只停留一天后,就给我推荐了几个必去的地方。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他说了几句挂完电话,对我说,对不起,我的朋友在催我,我得赶紧去了。你的公寓就在这附近了,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。

我觉得应该就如男生说的那样,我今晚的旅程可以结束了。就在我仔细看第三个公寓的名字的时候,公寓楼的门开了,Mikko出来了!他问我,请问你是Wayfarer吗?我说,是的,很对不起Mikko,我来的这么晚,打扰到你的休息了。刚才迷路了,有很多好心人帮助我。

Mikko是个很温和的人,他话不多。他带我进房间,我问他,只脱鞋不用换拖鞋吗?Mikko疑惑了,拖鞋…什么是拖鞋?我用英语笨拙的描述,比划了一下,懂了,说,不用了。直接脱鞋进来就可以。参观完Mikko的房间,Mikko表示他要去休息了,我再次表达歉意,也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柔软舒服的床上,看了看表,已经一点钟了,Mikko为了给我开门,一直等到现在。回想今晚的一切,虽然是自己造的孽,但其实挺庆幸能有这样的经历,让我感受到寒夜里的无尽温暖。感谢这一路帮助过我的人们,在这寒冷的午夜赫尔辛基。同时,也让我反思,如果是我,在深夜遇到一个需要帮助的陌生人,我会怎么做?

(造成这样的结局,其实都怪我,no zuo no die,开通国际漫游不就啥都解决了(#‵′)凸)


本网默认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。 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,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原作者和本文原始地址:https://aboutmy.name/helsinki01/
喜欢 (0)
分享:-)
发表我的评论(代码和日志请使用Pastebin或Gist)
取消评论
             

去你妹的实名制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,不要邮件提醒可以随便写)
  • 网址 (选填)
(1)个小伙伴在吐槽
  1. 试试评论
    Wayfarer2018-01-09 20:07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