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:从布达到佩斯之第二天

昨天写的太过于仓促,若干错字,若干语句不通,嗯,文笔确实够差。回到正题,前一天还在想着,好耶,没有时差,可是,第二天早晨,四点多我就清醒了。就再也睡不着了,因为北京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了。索性,拿出Kindle看东野圭吾的小说。看到天边微微发亮,闪烁的明星逐渐隐藏天幕。我觉得是时候起床了,此时内心仍然有些激动。
房东介绍,布达佩斯被流淌的多瑙河分为两部分,河的东边为布达,西边即为佩斯。我们就住在佩斯。有人曾经浪漫的说道,要带心爱的人走过多瑙河上的九座桥。而我之前做功课,计划去链子桥和伊丽莎白桥。Butch摇摇头,说伊丽莎白桥只是名气大,其实是座现代桥,他推荐自由桥,事实证明,我确实花了很多时间流连在自由桥:D说道伊丽莎白桥,需要卖弄一下,虽然这座桥是战后重建,但是在历史中,它是为了纪念茜茜公主而建。
差不多磨蹭到九点,我开始洗漱,待我整理好准备出发的时候,Butch才睡眼惺忪的和我问好,告别后,我带着我心爱的松下女友六号出门了。好吧,出大门的时候我还经历了一些磨难。晚上Butch带我从公寓大门走到他的房门的途中,我们拐了很多弯,推开了好几道门,我还开玩笑说真像个迷宫。现在天亮了,我不知道怎么出去了。⊙﹏⊙b汗
冥思苦想,我总算走出了公寓大门,仿佛自己正身处于中世纪的欧洲小城的某个巷子里,这种感觉,唯有亲自到来才能体会。走在大街上,看起来我出发的太早了,整个城市似乎并没有完全醒来。很奇怪,大街上几乎每个人的穿衣风格都不一样,有人穿着羽绒服,有人穿着风衣,有人穿着春装,有人戴着手套,看看我,穿着短袖。。。。。。不过,布达佩斯的中午可谓是暴晒,早晨和傍晚倒是比较凉爽。
首先换乘地铁来到了英雄广场,其实,我坐过站了。没想到因祸得福,我可以从意外到达的城市公园走到英雄广场。城市公园道路两旁古树,斑驳的路灯,有些裂皮的长椅,远处偶尔显现的古堡,那是农业博物馆。询问遛狗的两个美女,顺利来到了英雄广场。匈牙利人民为庆祝建国1000周年建立了英雄广场,这里的游客是我接下来几天里见到仅次于城堡山第二多,大家都在选择地方想拍下全景。我也差不多快趴在广场上,拍下了自己比较满意的照片。广场两侧分别是美术博物馆和现代美术博物馆,但由于时间原因,我只是驻足欣赏了它们的建筑。广场正对着的大路就是有名的安德拉什大街,我不太清楚后来我有没有漫步在这条大道上,一定要有,否则我现在十分懊恼⊙﹏⊙b汗
阴差阳错,我去了城市公园的农业博物馆,它就坐落于若隐若现的城堡里,碰巧遇到了它们的展览会,欣然参观了匈牙利的农业:)乐器演奏,来往的行人,小屋式的展台,传统的服装,好像走在了热闹的城堡集会上,买几条面包尝尝,看看小哥的手工画,再买几颗土豆回家做晚饭,对了孩子吵着要吃鱼,那就买几条刚从多瑙河钓出的鱼:)
穿越回来,我又坐上返程的地铁,来到圣伊什特万圣殿。在这里攀爬364级阶梯到达穹顶,就可以360度俯瞰布达佩斯的全程。只可惜我此时此刻一心想着多瑙河,所以,只好计划接下来的一天再登。
接下来,我决定还是徒步行走,也是因为距离多瑙河越来越近。穿过狭长的小巷,我终于看到了波光粼粼的蓝色多瑙河,小时候的梦想突然这个时候就实现了。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多瑙河。多少人为之倾倒,为她写词谱曲,为她挥毫洒墨。首先看到的便是横跨多瑙河最著名的大桥,塞切尼链桥。
塞切尼链桥的那一端,布达的城堡山拥着布达皇宫,渔人堡,马卡什教堂。起初,我并没有很快走在桥上,而是往北前进,走着走着,不知走了多久我居然来到了多瑙河鞋畔,这是一个纪念长廊,为了怀念二战时期被匈牙利的法西斯民兵杀害的犹太人。被杀害前,受害人被命令站在多瑙河边,脱掉鞋,之后被枪杀,尸体被多瑙河冲走。看到这里,心情变得很沉重,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那些无辜的人们。在链子桥上走了好几个来回,尽管此时太阳很晒,我也很享受此刻。在链子桥的南侧行走,可以看到白色的伊丽莎白大桥,以及更远处的自由桥、自由山,在链子桥的北侧行走,可以看到玛尔吉特大桥以及匈牙利国会大厦。而多瑙河就静静的流淌,偶尔有渡轮从脚下穿过。走到布达,沿着多瑙河畔,一路走,一路拍,一路看,甚至走到了伊丽莎白桥底下,觉得这几天甚至可以不用去别的地方,就静静的看着多瑙河就足够了。
是时候登上城堡山,看到小缆车的售票口排了长龙,在旁边的小铺买了面包和汽水,吃饱喝足,朝山上走去。之前看论坛上不建议走山路,因为费时费力,而且并没有好景致,我却很喜欢这种感觉,一路上并没有看到游人。
好容易登上城堡山,顿时捶胸顿足,因为艳阳高照,我的GF6拍不了布达皇宫和渔人堡了:(逆光太强。我安慰自己,没关系,可以拍其他的,布达皇宫和渔人堡漂亮,但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,晚上再拍o(^▽^)o城堡山的游客众多,因为这里可以鸟瞰链桥多瑙河以及佩斯,还可以看到匈牙利士兵站岗换岗。
其实,在城堡山的西侧可以看到布达,但是因为逆光的缘故,只好放下手中的相机,虽然很不甘心。越来越晒,起身下山。沿着河畔向北行走,因为据说玛尔吉特大桥是拍摄国会大厦的最佳地点,事后,我想说,bullshit!我走了那么远,发现国会大桥越来越偏,越来越远,正确的说法难道应该是,在去玛尔吉特桥的路上,是拍摄的最佳地点(¬︿̫̿¬☆)
从玛尔吉特桥又回到了佩斯,此时,夕阳西下,放眼望去,城堡山又是另外一番景色。随着夜幕渐渐降临,布达佩斯的夜生活也开始了。白天还是咖啡店,到了晚上,各个酒吧就成了主角。而我,8点半就回到了公寓,和Butch、Kesha交流今天的心情,我表示很羡慕他们,心情不好的时候,在多瑙河边走走,吹吹风,坏心情就消失。此时,黄浦江已被我遗忘(-__-)b而Kesha表示我拍的照片很漂亮,我说,美景在眼前,换谁都能拍的不错,呵呵呵呵呵呵。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,为什么大街上每个人都穿着不同季节的衣服,他们表示,也很疑惑。最后,Butch极力推荐我去泡个温泉,匈牙利的人民泡温泉就和芬兰人民喜爱桑拿一样。此时,在我的心里已经萌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。

共有 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